[尚真华电]50周年,致华电职工子弟学校的老师和同学们!

   

50周年,致华电职工子弟学校的老师和同学们

作者:海参葳绵羊

不能忘记,2018年,不仅是国营华东电子管厂(四机部第741厂)建厂80周年的纪念周年,也是华电中学(华东电子管厂职工子弟中学)建校50周年。

华电中学的68届初中毕业生就是学校建校后的第三批小学毕业生、第一批初中毕业生,在这些68届初中同学中,很多都是在幼儿园同班、小学同班、中学同班的“少年三同”同学。这些从青梅竹马到风华正茂,从懵懂幼童到白发满头的68届同学见证了华电幼儿园、华电职工子弟小学、华电职工子弟中学从兴盛到没入的50年历程。直到今天,依然感恩我们在华电幼儿园、华电学校成长中的启蒙老师们,老师们的音容笑貌依然时常会在同学们的眼前浮现

——华电幼儿园园长戚绍风老师、还有其他记不起名字的许多老师……

——小学校长项继承、副校长段德元,语文老师沈婉章、宋淑兰,音乐老师周薇芝,算术老师徐秀英,美术老师谢雅欣,体育老师朱绍坤,还有顾英老师、薛老师……

——中学校长柳谦恭、语文老师王美蓉、孟召平、邱文煦,代数老师马国民、周国光、王仲福、吕老师,几何老师马汉民、陶老师,英语老师娄慧珍、陸邦宏老师、娄老师、韩老师,化学老师何荣华、冯老师,政治老师刘同新、体育老师丰宪如、姜在山;美术老师鲁炳松、农技吴老师、还有邱文熙老师、葛乃文老师、董老师、……

华东电子管厂1976年时厂区和生活区所占区域的位置图

在南京中央门经小市街沿和燕公路向燕子矶方向的迈皋桥老街南面,就是国营华东电子管厂的生产和生活区域,华电位于迈皋桥和小红山之间,1947年民国政府为中央器材一厂、二厂在这里选址建厂时,在小红山东面买下一块地,建设了华电741厂的前身——中央电工器材厂二厂,后改名为“南京电照厂”;在小红山北面买下一块地,建设了南京有线电厂734厂的前身——中央电工器材厂一厂,后改名为“南京电线厂”。到六十年代后期时,小红山东面是华电的二宿舍区和厂区西部的西大门;华电厂区南面围墙外都是农田和村落;迈皋桥镇南面 是华电工厂的标志性建筑——5层大楼和厂区北大门及西北面的一宿舍区和新大楼宿舍区;厂区东大门围墙两边从南北到东面,从东大门前的菜市场、职工医院、幼儿园、三宿舍、单身宿舍、职工商店、简易宿舍、职工澡堂到华电职工子弟小学都是华电职工的主要生活区。

1960年之前,华电职工的职工宿舍很少,很多职工和家属都是在周边的迈皋桥、黑墨村、长营村、四班村等农民的住家中租房住,子女上学都是在南京迈皋桥的小学、中学读书,上学最远的每天要走山坡土路几公里之多。随着华电幼儿园竹坯房中50后孩子们的长大,华电厂的领导决定华电自办小学,解决职工子女入学难的问题。“华东电子管厂职工子弟小学”成立时,第一批小学生中有的是从幼儿园的竹坯房大门出来,直接走进幼儿园旁边学校单排房教室的小学生;有的是全厂职工中不上幼儿园的适龄的子女或子弟,从华电周边的住家职工中入学,这批50后就是“华东电子管厂职工子弟小学”的前几届小学新生。其中1962年入学的大部分小学毕业生,也是1968年9月华电中学成立是的第一届初中新生。建校初期,华电小学小学生的早操、体育课等室外活动都是在教室门口大路上进行的。

照片中后排老师左起第一人:华电幼儿园园长戚绍风老师,请原谅,其他三位阳光灿烂笑容的老师姓名已记不起来了。

1963年3月中共中央和国务院为加强国防电子工业的科研生产制造水平,批准成立第四机械工业部,华电列为“四机部第741厂”划归四机部直属管理,并指派上级领导王治东同志担任华电归属四机部后的首任厂长。经历过三年困难时期的华电职工和家属在王治东等厂领导们的带领下,从幼儿园、学校、食堂、澡堂、文体娱乐设施场所的新建、扩建,到职工困难补助、家属就业、医疗保健、免费供应开水、免费的露天电影和文艺节目演出、甚至免费的夏季降温汽水冷饮、职工食堂的营养汤等等方面的职工福利都得到改善和提高,创造了一个尽其可能为全厂职工、家属和子女以及退休职工上学就业、吃住行、生老病死等生活全保的厂办社会环境,提供了保障职工工作能安心、生活有保障的华电式生活条件。在“华电”所在的南京迈皋桥地区,形成了一个具有华电职工医院,华电幼儿园,华电职工子弟小学,华电职工合作社商店,华电菜市场,华电职工澡堂、大食堂、小食堂、外宾餐厅,华电的单身职工宿舍、带小孩女职工的妈妈宿舍、华电职工一宿舍、二宿舍、三宿舍、简易宿舍、华电新村……以及游泳池、运动场、大礼堂等体育、文化、娱乐设施等等一应俱全的华电福利社区。

在那个年代,“华电”一个厂就负责着全厂2万多职工和家属子女、子弟,从上班、就业、入学,到衣食住行、困难补助、家属医疗费用报销;从幼儿园春游、中小学生集体活动时的饮水午饭交通接送,到每一职工、家属的探亲休假、住房安置、生老病死等等的一切社会职责。华电厂区小社会人气聚集、群声鼎沸、充满激情的生活和工作环境,保证了“华电”真空电子器件、特种照明光源为共和国国防装备制造列装的保障供给,保证了电工牌日光灯、黑白显像管等民品市场的需求供应。从这时起,“一入华电厂,一生华电人!”的自信,开始在华电职工和家属子女心中打下了为之骄傲的“华电”荣誉感。

1963年9月“华东电子管厂职工子弟小学”秋季开学的时候,华电小学的新校址是在厂东大门外社区的职工简易宿舍区和职工大澡堂东面,华电买下一块山坡地新建的校舍。新校舍是在校区的山坡上平了一块地,建了2排教室、1排教师办公室、一个篮球场、一个有几个水泥乒乓球台的乒乓球台场;在山坡下平一块地,建了一排教室和一个足球场、一个器材训练场。学校的东、南、北三面都是当地农民的房子、菜地、稻田、水塘、桑树林,以及南京砖瓦厂的砖窑、砖坯场、取土场和无名坟头、土堆。学校校区的围墙都是用竹子编起来的竹篱笆,连学校大门都是竹子编起来的。

当年的华电学校的老师们教课都是十分热情耐心、认真负责,不计时间报酬,全身心的用在教好孩子学习的事业上,晚上去学生家家访都是老师经常的义务工作。那时,放学后的课外集体活动除了体育项目的练习、比赛,还有班级的合唱练习、比赛等,老师布置的小学生作业不多,作业一般1小时都可以写完。有的同学写作业是在放学时在教室里完成的:前排值日生在架板凳、扫地,同学就坐在后排写作业,扫到后排,就移到前排继续写写,等值日生摆好后面的桌子、凳子到前排时,作业基本上就写完了。接着就是去学校球场去踢球、做游戏,或者回家去写作业、听小喇叭广播、洗菜做饭,去幼儿园接弟弟妹妹。男孩们还可以去学校周边的去桑树林采桑叶果,池塘去钓鱼、摸日本虾(现在叫小龙虾)、掏黄鳝、游泳戏水,划竹排、掏麻雀等等。

1966年9月秋季开学时,上课开始不正常了,校外中学的红卫兵常到学校来贴大字报,大字报什么都写,因为新四军政委项英被红卫兵说成是“叛徒”,身为项英侄女的华电小学校长项继陈也被贴大字报批斗,因为音乐老师因夏天穿衣服露肩膀,也被贴大字报批斗等等、连学校勤杂工大爷在民国时代的一些旧事,也被翻出贴大字报批斗,因为小学生不参加文革,只能当“红小兵”,还没资格带红极一时的“红卫兵”袖章去参加全国红卫兵大串联。所以华电的小学生就是读读红宝书、学跳忠字舞、看看热闹,学校有时会组织去看南京市阶级斗争成果展览、去总统府看文革展览等,有时也到工厂学工——华电的小学生学工都是到厂里的利废站去学工,学工的小学生就是一个个拿着镊子,在装在搪瓷盘子里的碎玻璃屑中分拣废电子管的钨丝、阴极丝、阳极罩等材料,到年底时小学生就“停课闹革命”回家了。

1967年是南京市的“文攻武卫”年,红卫兵、造反派从批斗走资派发展到因不同政治看法而分成两派,由两派贴大字报文攻发展到武攻武卫。记得1967年8月3日晚,学校的军训老师——一个曾给我们上军训军械课,讲解冲锋枪、步骑枪等枪械原理使用、练队列的厂武装部干事,从我们宿舍乘凉的人群中站起来,向武斗中的南京砖瓦厂办公楼走去,当时很多大人都劝他别去,但他还是去了。第二天,1967年8月4日下午,我们许多同学都在厂北大门外看到了在南砖“6784”事件中遇难老师的遗体,一直记得那天下午的天是阴沉沉的。

那时小学的小学生不会贴大字报、不会揪斗走资派、不能去串联闹革命,只能是每天出去玩,或者凌晨3点起床扎堆去迈皋桥菜场排队买菜。从华电北大门可以通过长营村一条窄窄的道路到迈皋桥东头百货商店、食品店的街上,从厂北大门外西北的新大楼宿舍区边,可以通过迈皋桥屠宰场直接到迈皋桥街西头的菜场、豆腐店、粮店和迈皋桥中学,街中部有迈皋桥供销社、酱菜店等许多店铺。因此,文革学校“停课闹革命时期”时期,凌晨起来一群孩子,在黑夜里挎着竹篮成群结队去迈皋桥菜场买菜,似乎成了华电宿舍孩子群的一种乐趣。

1968年3月在全国学校复课、学生上学的复课闹革命要求中,迈皋桥中学已无法接纳日益增多的华电职工子弟上中学了,在这之前华电小学的毕业生都是到附近的迈皋桥中学上学或农中上学,面对各学校新生满员不能接收华电子弟小学毕业生上中学的这种状况,华电领导决定自办职工子弟中学。1968年7月“华电五七学校中学”筹备成立,后称为“华电五七中学”,1969年1月改为“国营华东电子管厂职工子弟中学”(2001年归地方教育系统管理改名为“华电中学”)。“国营华东电子管厂职工子弟小学”的两个毕业班,走出小学大门,走进了对面新建的“国营华东电子管厂职工子弟中学”,成为华电中学第一届68(1)班、68(2)班的新生。

新建的“国营华东电子管厂职工子弟中学”,是小学南校门对面的原华电半工半读学校和一个原料烧结车间,其中西边两排小厂房改为教室,教室后面的料场改建为运动场。运动场只有一个足球场大,中学全校师生开运动会时,有许多田径项目都是在学校旁边南京砖瓦厂的取土场大空地上进行的。那时学校硬件条件虽然较差,但老师和同学们在华电这个大家庭中的学习生活,始终是充满阳光的。

第一届华电中学的中学生,入学后终于戴上“南京市中等学校红代会”的“红卫兵”袖章,比起华电小学生不戴红领巾只佩戴“红小兵”的胸章,立刻感觉到一种长成了大人的感觉。那时中学学生在学校的活动,除了在教室里上课,还要参加课外的学工、学农、军训等各种学习以外的活动。

十分幸运的是“国营华东电子管厂职工子弟中学”的学生们,一生中遇到的老师们不仅敬业而且教学水平也很高,华电中学成立时和许多军工企业一样,在大学生十分稀少珍贵的六十年代,从厂里职工中选调到华电中小学任教的老师教学水平都很高,因为大多数老师都是由全厂职工中有高学历的职工或职工家属担任的,许多老师的专业学历非常高,教体育的老师多是在省市体育比赛项目中获得冠军的运动员或专业老师。

和今天中学生男孩、女孩之间交往不同的是,那时的68届男女初中同学之间界限分明,在一起玩耍交流很少,生怕有授受不清的话题,中学毕业参加工作后,男女同学之间才开始有了交流往来。直到今天68届的全班同学还常有同学聚会交往,依然深情地保持着这种从青梅竹马到风华正茂,从懵懂幼童到白发满头的华电同学情。华电中学68(1)班、68(2)班是学校的第一届毕业生,毕业于1971年,按照当时的政策从1970年-1972年城镇初中以上毕业生,不再参加上山下乡、去农场牧区,全部到城镇的国营和集体所有制工厂工作,不满16岁的可以继续读高中。所以,华电中学68(1)班、68(2)班同学初中毕业,部分同学走上工作岗位,剩余的同学合并成一个班,成为华电中学的第一个高中班、第一届高中生。从这一批初中毕业生开始,华电中学的教学才在国家的大环境中逐渐走向规范,为共和国培养了一批批有文化、有知识、充满正能量“华电”军工荣誉感的建设者。

然而,在改革开放40年后的今天,曾经的国企军工大厂华电的那种人气聚集、群声鼎沸、充满激情的生活和工作环境的小社会民生场景,厂子弟学校老师和同学们,那种充满“华电”荣誉自豪感和“华电”生活工作学习的激情,早已随着岁月的流逝而风光不在。

但我们不能忘记,华东电子管厂职工子弟小学、华东电子管厂职工子弟中学的老师们为桃李满天下奉献的青春和激情岁月;不能忘记,华东电子管厂职工子弟小学、华东电子管厂职工子弟中学的同学们,为共和国繁荣富强付出的辛勤劳动和默默贡献。

不能忘记,2019年值得我们华电职工子弟学校同学们纪念的,不仅是国营华东电子管厂(四机部第741厂)建厂80周年的纪念年,也是华电中学(华东电子管厂职工子弟中学)建校50周年的纪念年。

   文章摘自新浪微博华电校友《海参葳绵羊》,欢迎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