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十)

 

过年(十)

从初二开始,进入走亲访友阶段。

初二这天,都是外甥给舅舅拜年,或者干儿子给干爹干娘拜年。

初三或者初四,初六是出嫁的姑娘回娘家的日子。由于初三还要招待先生的姑姑,叔叔们,所以我们回娘家的日子就定在了初四。姑娘们都收拾的干干净净,漂漂亮亮,高高兴兴的回娘家喽。虽然年前送了不少年货,但一般节后也不能空手回家,姑爷们会置办一些岳父或者岳母喜爱的礼品带上,以显示重视媳妇及家人。

进门之后,姑爷先给岳父,岳母磕头拜年问好,然后再去给同家的长辈们磕头拜年,此环节在我家这个家族里省略了,只有新姑爷们才去给同家的长辈拜年,然后长辈们会派发红包,第二年之后就不用去了。出嫁的姑娘们在这一天同时回娘家,都带着姑爷,孩子,异常热闹。本该兄嫂弟妹们负责做饭菜招待大姑姐,小姑子们。弟弟一家在外地生活,我们姑娘们,也不讲究这些,放开手脚和母亲、弟妹一起在厨房里准备午餐。一起商量菜谱,然后择菜的,洗菜的,配菜的,炒菜的,一会儿,十多个菜就摆上了桌子。外面则是大孩子带着小孩子们玩耍,姑爷陪着岳父。吃的是啥,大家都不在意,在意的是大家在一起的团聚。

晚餐一般都是饺子。

初五,是一个很讲究的日子。鞭炮喜迎财神,红红火火。乡下人都通俗的叫做“崩穷”,把贫困崩走了,只剩下富裕美好的生活了。每个房间里都要点燃一只鞭,院子里再燃放鞭炮。这一天除了做饭吃饭均不得干活,太阳出来前,不能拿菜刀。小时候,不知道这些规矩,在院子里洗了衣服,母亲串门回来,立即令我停下干活,说是今天干活就会忙碌一年不得消停。

过了初五,春节的气氛就会淡薄许多。父母们就开始着手今年的生活事宜了。有时,初六或者初八,上午鞭炮声不绝于耳,问其缘由。母亲解释“可能今天家里有车的在请喜神吧”。喜神是何方神圣?喜神是掌管车载安全的仙家。总会有神机妙算的方外人士,算得今天喜神在娘家,心情愉悦(传说喜神在娘家就高兴),请她保佑行车安全,就会一年平安。如果这天她在婆婆家(传说喜神在婆家就不太喜悦),你请她保佑,她就会恼怒,行车就不一定会平安。

日子渐渐归于平淡。

姥姥,姥爷还在世时,跟着母亲回娘家。母亲骑着二八大自行车带着我和弟弟,车把上挂着盛满麻糖的篮子(小时候的礼品就是提上两盒点心或者装一篮子馒头又或者是一篮子的麻糖)。我坐后边,弟弟坐前边的娃娃座上。母亲为了顺利上车,跟我约好口号,123,我低头,母亲从后边抬腿上车,这场景持续了好多年。三舅是官场的人,也是母亲兄妹中最为出色的,见过世面的大人物,姥爷那儿高级的物品,一般都有三舅提供。比如很早年间老古董的台扇,肉肉花(那会儿还不认识肉肉花,只是觉得很奇怪,跟同学家养的绿叶花不一样。肉嘟嘟的叶子,生长很缓慢,也不开花,我浇水时,姥爷叮嘱三舅带回来的花不要浇水,估计姥爷也不知道花名。)。餐桌上的栗子(那会儿也不知道叫啥,反正没见过,三舅告诉我叫栗子),我都会偷偷留几粒,带回来给奶奶品尝。那会还小,其余印象不太深刻。

感谢大姐提供的手绘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