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超标就万事大吉?其中的真相你并不知道...

             

我们餐桌上果蔬的种类和产地越来越丰富时,有关农药残留的问题也就再没间断过。“哪些蔬果可能农药多、哪些蔬果含农药少?”、“怎么才能尽量减少吃进去的农药?成了很多人唠家常时说地最多的话题。还有人以此为商机,卖起了果蔬解毒机和农药降解剂。

当然也有人说,国家对于果蔬上面农药残留的量是有标检测准的,只要不超标,放心吃就可以。

确实,对于食物中的非自然成分,如农药残留、食品添加剂、激素、重金属等,一般国际的通行做法是规定一定的量。对于农药残留来讲,这个量或为0.01ppm或其倍数,或为0.1ppm或其倍数, 或超过1ppm。标准发布者认为,只要不超标就视为安全。

例如在水果中,我国于2007年就规定:

水果中敌敌畏不能超过0.2ppm;辛硫磷不超过0.05ppm。

其余水果农残标准依次为,草甘膦0.1ppm; 倍硫磷0.05ppm;敌百虫0.1ppm;异菌脲(梨果)10ppm;百菌清1ppm; 甲霜灵1ppm; 抗蚜威2.5ppm;六六六0.2ppm; 苯丁锡5ppm; 克菌丹15ppm; 多菌灵0.5ppm; 炔螨特5ppm(梨果);噻螨酮0.5ppm(梨果);三唑酮0.2ppm;;二嗪磷0.5ppm;杀螟硫磷0.5ppm;乙酰甲胺磷0.5ppm;毒死蜱1(梨果)ppm;三唑锡2(梨果)ppm;亚胺硫磷0.5ppm;四螨嗪1ppm;代森锰锌5ppm;代森锰锌5ppm;除虫脲1ppm;氯菊酯2ppm;溴螨酯5ppm;乐果1ppm;甲萘威2.5ppm;氟氰戊菊酯0.5ppm;溴氰菊酯等0.1-0.5ppm等。上述标准中,不少农药规定值本身就超过了1ppm。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标准是强制性标准,是最低标准如果再严格一些,食物中农药残留检测标准还有191项和291项之分。这些标准还不涵盖所有农药种类,因为农药种类高达上万种,检测起来非常困难。除了水果与蔬菜,粮食、中草药、饮用水 等,都规定了相应的标准。

其实,标准归标准,在实际操作中,经常会出现超标。一般认为,出口食品质量是优于国内质量的,我们就出口到日本蔬菜来看,农药依然分布很广,乃至多处超标。

据有关部门抽检,发现的农药残留为草莓:甲胺磷0.06 ppm;溴虫腈0.07 ppm;毛豆:甲氰菊酯0.03ppm;甲胺磷1.41 ppm;四氯硝基苯(TCNB) 0.2 ppm;慈姑:甲胺磷0.12 ppm;小松菜:芬普尼0.02 ppm;甲氰菊酯0.025 ppm;松茸:对硫磷0.12 ppm;毕芬宁0.28 ppm;紫苏:苯醚甲环唑0.72 ppm;溴氰菊酯0.92;生姜:丙炔氟草胺0.07 ppm;苯醚甲环唑0.03 ppm;带夹豌豆:氟硅唑(护矽得)0.025 ppm;甲胺磷0.83 ppm;青梗菜:甲氰菊酯0.04 ppm;三唑磷(三落松)0.36 ppm;韭菜(干韭菜):甲胺磷0.63 ppm;胡萝卜:环氟菌胺0.2 ppm;大蒜:噻螨酮(合赛多)3.3 ppm;蒜苔:嘧霉胺0.073 ppm;莠去津0.03 ppm;大葱:三唑磷0.045 ppm;甲胺磷0.255 ppm;干木耳:甲胺磷0.715 ppm;绿豆:氯氰菊酯0.12 ppm。上面介绍的数据是农残超标的,应当视为不合格品退回,一些农残含量接近或超过1ppm。

在国内,普通消费者吃的蔬菜农药残留有多少呢?绿色和平国际组织于2015年分别在北京、上海、广州三地抽样。

检测发现,北京40%的样品含有5种以上农药残留,其中油麦菜、番茄、黄瓜混合农残严重;广州市河汉区棠下农贸市场出售的红豇豆检出氧乐果超标64倍,克百威超标26倍。超市中某些精品菜含腐霉利1.1 ppm;毒死蜱2.2 ppm;某便民市场菜市场韭菜腐霉利高达21.2 ppm;即使某绿控基地产的韭菜也检出腐霉利4.7 ppm。

抽检的数据显示,国内消费的蔬菜比出口的蔬菜含有更高的农药残留,且出现明显的农药“鸡尾酒”现象。如在45 个样品中,共有40 个样品检测出50 种农药残留,北京某某玛超市一颗草莓上竟含有13 种农药残留,总量早就超过了1ppm。

上述提到的ppm,是指百万分一单位。1ppm农药残留即在100万克食物中,含有的农药成分为1克。看起来这个数字不大,但是如果累计起来,就可能很有问题。一是常年累月的累积,二是多种农药叠加的累积(也称农药“鸡尾酒”现象)。

百万分之一,很小的数量单位,平时我们不会感觉到它们的存在,只有累计以后才可以感觉到。香烟中焦油含量5ppm,笔者曾做过多次实验,用专门过滤嘴抽烟,抽完一包烟过滤嘴基本就堵住了,明显感觉到焦油的存在,且会糊手,这还是经过了香烟自带过滤嘴的情况。5ppm是1ppm的5倍,即使香烟含有1ppm焦油,抽5包就明显感觉到焦油的存在。

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水果蔬菜主粮肉蛋奶之类的各种有害物质如农药、塑化剂、激素、抗生素、重金属,在某些情况之下可能会超标,累计到1ppm并不困难。

食物中农药残留问题已经成为困惑全人类的最大问题。如除草剂莠去津可能荷尔蒙失调,进而使动物在遗传组成方面发育成错误性别。自2000年起,莠去津已经在欧盟禁用,但在我国仍合法使用。

美国哈佛大学2015年一项研究证实,食用有农药残留的蔬菜和水果可能导致精子数量变少、品质变差,影响男性生育能力。其中吃下最多高含量农药残留蔬果者,精子数量比摄食量最少者少了49%,正常精子的数量少32%。2017年6月,英国医学期刊《人类生殖快讯》发表了一项研究警告:如果男性精子数再继续照目前速率下滑,那么人类有可能灭绝。

进入到人体中的有害化学物质尤其重金属,是很难以通过正常代谢途径排除体外的,即使非常微小的农药残留,经过长期积累依然在人体中累积或导致重大疾病,最终以人体化学毒垢形式存在,那些提前死亡的人体内多含有这些物质。

乌克兰人体清理专家通过各种清理,从死亡人体中可以清除平均每人3-5公斤毒垢垃圾,相当于体重的4%-6%。正如环境容量是有限的一样,人体对化学毒垢积存的容量也是有限的,当有害物质积累量超过了起人体容量时,重大疾病发生就不可避免,那些来自食物中的农药与添加剂成分可能就是导致疾病的罪魁祸首。

食物应当是零农药残留的即按照德国与欧盟标准生产食物,毕竟人体发育不需要农药。

从源头做到零农药使用,就可以避免食物中农药残留,避免农药“鸡尾酒”对人体的深度伤害,这样的技术中国科学家已经突破。

“民以食为天”,人活着的每一天都需要摄入食物。而现今严重的农药残留问题,让我们在吃东西的时候都要提心吊胆。

许多人心甘情愿花大价钱购买昂贵的护肤品,以此来延缓衰老。也有许多人注重健康,每日健身锻炼。但有多少人能意识到我们现在吃的东西其实并不安全呢?长久摄入有农残的食物,当身体出现问题的时候,是否为时已晚?

农残问题不是危言耸听,而是真真切切正在发生的。而我们看到的,可能只是冰山一角,隐藏在背后的内幕,是否更加恐怖?

真心希望看到文章的您,可以从现在开始关注农残问题,并且做出改变。

“物本源”以“为家人吃的放心”为使命,致力于从土壤和水源开始探寻安全食品。

我们有一个梦想:通过努力,用安全食品替代大家餐桌上的“菜米油盐酱醋茶”。我们坚信这一天终会到来。

实现梦想的路上,期望您能与我们一同砥砺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