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麦健康】西医疗效快的背后有这几个真相,了解一下

             

很多人都说中医慢,那相对应的就是“西医快”了。当今社会,凡事都讲究效率,除了房帷之事以外,人人都希望快一点。然而“快”有什么不好呢?我有一个医疗行业外的朋友,对于中西医都不了解,但是他就是知道西医的快,肯定有问题。

我们就简单聊一下西医的快有哪些问题。真正能让西医快起来的药,其实只有两类,一类叫做抗生素,另一类叫做激素;另一种让西医感觉好像很快的方法叫做手术。

抗生素曾被誉为“最伟大的发明”,青霉素的诞生确实救活了很多人。在西方国家,感冒是要命的大病,感冒若是不好,很快就会转成肺炎,继而夺走人命。

直到显微镜的诞生人们确实看见了细菌这个东西,更久以后由于一个失误而发现了青霉素,自此以后在西方,肺炎不再可怕。

战争期间,伤口感染夺走了很多战士的生命,此时若有一盒“盘尼西林”基本上就能保证这个人有救了。

确实很伟大吧,可是到现在抗生素的问题越来越多了。

第一,抗生素的效果越来越差。二战时期八十万单位的青霉素可以支持动手术不会感染,还可以治疗阑尾炎,而现在八百万单位的青霉素用在感冒上基本上只够一天的剂量。第二,抗生素更新越来越快、副作用也越来越大。理论上抗生素可以一直更新下去,但是万古霉素却被称为“最后一道防线”。除了新抗生素难以发明生产以外,还因为人的身体已经很难承受比万古霉素更强劲的抗生素了。

第三,抗生素看似通用,可是很难完全对症。一个大寒的药物通过凉水注射进体内,如果遇到实热症还好,若是个虚症,很难保证《流感下的北京中年》这样的悲剧不会重演。

战场上,伤口加上感染,绝大多数都是实热症,所以抗生素很有用,然而日常生活尤其是现代人,虚寒体质者多,用抗生素对于病根来说无异于南辕北辙。

这里插播一个我的小研究,世界上的人种,大约可分为“黄、白、黑”三种。

黄色对应脾脏,位处中央,所以华夏自古称“中国”,中国的美食举世无双。脾属土,能生金养金,所以中国人很少因为肺家疾病致命,感冒这样的病吃药七天,不吃药一个星期的样子每次也就好了。

黑人属水,肾气最强,所以黑人的运动天赋极强,同时水生木,肝家疾病如肝炎、痢疾对于黑人来说不叫事,一个星期左右不治也能好。脾没有运化过度的毛病,肾也不存在封藏过度的毛病,所以这两个人种身体其实不弱。

可是白人非常尴尬,因为只有肺最娇弱,冷热全侵,过度虚实都不行,白人的肺气本就偏盛,再遇上个实热症很容易一命呜呼。这种情况下抗生素这种纯寒凉的东西出现拯救了整个西方。

但是这种“拯救”不适合白人之外的人种,想想你自己或者你的小孩是不是经常头疼脑热,动不动就往就医院跑,抗生素打个好几天,刚回家没多久就又进医院了。这恰是大寒之物伤了正气导致体虚易感的直接证据,每次一生病就挂水,越挂水就越生病,挺好的小孩子就这样被喂成了“药罐子”。

西医的另一类药是激素类,号称“万能神药”、“无病不治”、“立竿见影”,然而真的那么好吗?很早就已经确定,凡是激素类药物对于骨头都有伤害。所谓“肾主骨”,伤骨头就是在伤肾啊。

激素类药物另一个很不好的地方在于一旦停药,病情只会比原先更加重,用药期间的“治疗效果”只是在骗自己而已。使用激素类只能寄希望于病情会自己恢复且恢复速度快于激素的破坏作用,然而此等好事毕竟少之又少。

上海有一家以治疗皮肤病闻名的三甲医院,当初他的名气是用一帮中医老专家和他们的秘方打下来的。然而盛名之下其实难副,随着老专家的离开,药方也被老专家带走,现在这家三甲医院治疗皮肤病只剩下了一堆激素装点门面。不过他的名气依然很大,这个老本还能吃许多年。

西医的手术一直是西医最骄傲的发明,哪怕是理智的西医粉也会说“中医内科、西医外科”这样的话。在此我不想谈论传说中的华佗。我只想告诉大家,外科手术大部分是不可取的,为什么呢?

因为那是个“亏本生意”。手术当中造成的创伤出血的损失可以小到忽略不计,被切除的脏器组织才是大头。任何一个手术切除的标本,永远是正常组织占大部分。别看一个人切了大半个胃或者几十厘米的肠子,其实病灶本身可能很小,两三厘米的直径能大得吓死人了。

如果不幸切除了某个管激素分泌的脏器,那终生服药是躲不掉了。可是根据美国的研究(美国法律规定,一切死者必须解剖),许多健康高寿的老人,身体里都有癌灶,而且数量不少个头不小,但是这并不妨碍这些老人活得有质有量。试想一下如果这些老人经常给这些癌灶拍片子,拿针捅上去抽点组织,甚至给来上一刀,哪怕他们的寿命没有缩短,可是他们的生活质量必然要大幅下降,最起码少了一大笔钱养老是不是?

然而并没有完,经过手术被切掉了这么多正常组织以后还要面临一个更痛苦的过程,谓之化/放疗。我不会告诉你所谓的化疗、放疗的研究本质上是美国人为了给研究化学武器和放射性武器打掩护,我更不会告诉你很多扛不过放化疗的病人原本可以不用死。

道理很简单,如果给人造成痛苦就能治病的话,那么最好的医院是渣滓洞,最好的医生是戴笠!我们只需要在医院里面开一个“刑讯科”,就能够悬壶济世了,然而这可能吗?

不过手术也不是全不可取,有些时候体表有些令人不舒服的东西(不包括痔疮)该动刀就得动刀,比如鸡眼。

中医慢的观念又是怎么来的呢?说起来其实很简单,因为很少人急病会去看中医啊!中医一般也不设急诊,突发急发的病交到了西医手里,一部分被抗生素和激素打发走了,另一部分熬过了急性发作期也把功劳划给了西医。老百姓没有专业知识,自然认为是被“治好了”。

而中医呢,只能拿到一些迁延不俞的老病或者致力于调节人的体质,这本来就是急不来的精细活。更有甚者把大手术后康复的任务也扔给了中医,这类人切除了一大块肉本来就放弃了治好的机会,如果再发生意外,于是很顺利的中医就当了接盘侠。

是啊,出院的时候活着,吃了中药反而死了,不怪你怪谁,反正中医的话语权已经被夺走了,就算死者没吃过中药,一样可以有别的谈话技巧可以解决,总之不是西医的责任。

如果把一些急症交给中医来处理,当可以让世人惊叹中医的效率。比如说各种原因造成的昏迷,口唇、牙关紧闭,拳头握紧甚至角弓反张,这类统称为“闭症”,因闭症昏迷者通常可以在十指尖、耳垂耳尖、太阳穴、百会穴这些地方放血,膻中、关元、涌泉这些穴位也可以给予刺激,闭气打开人就好了。

如果昏迷以后四肢萎软、瞳孔散大为脱症,十分凶险,必须立刻补充元气,最快的就是艾灸关元穴,度过危险期再行论治。心脏病的急性发作可以用天突、巨阙、关元下针。溺水者在会阴穴用三寸针长刺,屎尿出者活。上吊自缢者可以按压胸腔,有呼吸则活……

中药当中除了“急救三宝”以外,治疗时疫的方子也有很快速的效果,比如桂枝麻黄各半汤、小柴胡汤这些经典经方,只要辩证准确,“覆杯而愈”就是中药的效率。

我曾有一次在凄风苦雨中穿单衣骑电瓶车受了风寒,回家立刻用桂枝麻黄各半汤,当天就好了。怎敢说中医不够快呢?

2018做最接地气的】+直销】+电商+微商+传媒+美容+地产+医疗+教育+......

=罗麦事业

成功没有捷径,只有系统和复制能让你的事业和团队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