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专刊.诗歌在线】余海:我的烟火人间(组诗)(NO:93)

   

简介:余海,居夜郎,务教书,《印象诗》微刊主编。诗歌见《诗选刊》《芒种》《人民日报海外版》《贵州作家》《贵州文学》《中国企业报》《当代教育》《劳动时报》《香港诗人》《九州诗文》《常青藤》《世界日报》等刊物,出诗合集《行走的阳光》。

我的烟火人间(组诗)

我的烟火人间

把心

一部分分给朝九晚五

一部分分给家务

一部分分给两个儿子

一部分分给妻子

一部分分给晚安

人生,就是把自己掰碎了分给生活

我想让自己的心饱蘸诗书

还是从晚安里挤一挤吧

生活的眼皮很重

重到我撑不开时沉沉睡去

什么梦也不会做

东窗再亮时我只觉一夜

有一秒那么长

我的心在日子里枯萎

我想诗的时候西窗的秋兰在想水

当我炒菜的时候

我的诗想也从未停止生长

乡场

各种小贩叫卖不已

赶集者,南来北往,摩肩接踵

我们一家四口,穿行纷繁之中

柴米油盐酱醋茶,饰裤玩具衣帽袜

角落,有人放响手摇式爆米花机

又一锅炒炸的玉米

和小时候的味道一样

孩子指着摊上的霸王龙碎碎念

我的目光,在卖瓜果蔬菜的老人脸上

变得凝重和怜悯

匍匐地上的行乞者,播放

最惨的音乐,冻雨开始淅淅沥沥

我们一家四口,穿行纷繁之中

我背着瀚文,妻子背着韩韩

我们的生活不止两个孩子的重量

一帮麻雀从小叶榕树上飞下来

落在餐馆前的地上,旁若无人地觅食

冻雨越发大了,冬味渐渐深了

一次次完美的爆炸

等肉片变白,放下辣子节

等辣子节炝出香,放下花菜

等花菜做一下热身,发下西红柿

放下蒜,放下盐,放下味精,放下酱油

让菜的各种元素,色泽不会太枯

让它们在锅铲的颠簸中

做一次次完美的爆炸

有一种爆炸,就是让

自己的部分死去

让香留在人间

让味停在舌尖上

棉花似的早晨

白雾,吞吐六百年小镇

毛毛雨,有密集的心事

所有房屋,在浓雾中探头探脑

楸树,一笔笔画在宣纸上的浓墨

十几只小喜鹊,在平房上玩耍,觅食

当它们发现我的时候

我已经来不及掏手机了

噗噗飞入楸树都不见

三岁半的瀚文,沿着小巷尽头走去

无论我怎么喊,他都不回来

他碎碎念:我要去买东西

当他走远时,我不得不跟上去

柴火,端着长矛刺着冰冷

岳母,拿着菜刀刮着腊肉

端着酒杯喝得有些高的岳父唠叨不已

我认真听着,一边看

摇摇晃晃的烟子

独居祖母

祖父离开,十年了

祖母种下的菜花也黄了十次

尽管祖母膝下有父亲等六个子女

但她依然选择

一个人住祖屋

一个人生火做饭

一个人坐在祖屋发呆

曾经那个嗜酒的喋喋不休的老头子

那个爱唱歌的已故幺妹

那些吵得耳根不清静的子女们

死的死,成家的成家

祖母拿着小锄头在菜地忙活

葱葱,大蒜,萝卜,青菜

芫荽,白菜,架豆……

每一种菜,都健健康康生长

也许忙碌,才可以减少思量

减少发呆的次数

每次到祖屋,祖母要么砍柴

要么浇菜,要么施肥锄草

要么捣辣椒

也常常看到祖母背菜到乡场卖

她拄着木棍,摇摇晃晃

走一截,歇一阵

儿孙们好说歹说叫她和子女们住

她推说不方便

她只住祖屋

她说祖屋是她的房子

有一次,祖母病了一个月

吃什么呕什么

人瘦得骨头像要散架

儿孙们轮班守夜,陪伴

疼梦痛呓中,祖母似在责骂祖父

“你个老狗日的!”

醒的时候,祖母吩咐儿媳们

“给我的菜浇浇水施施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