姬中宪 | 不油腻:关于厦门的黑白记忆(多图)

我一到厦门,就一头扎进老城区的巷子里,那里的树种在房顶上,人和房子都在生长,我来到这里时,他们似乎已长到一个临界点,即将爆破或变形。我在里面待了三天三夜,远未看透它。这是一片没有导航的地方,所有路线都绕着这里,手机地图上,这一片是空白的,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