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良为粮

   

粮食产地

一、地理位置:肇源地处北纬45°,位于全省第一积温带上限,全年有效积温在2900°-3000°C,作物生长季达到1295小时以上,光照充分成熟度好。温差11°C~13°C左右,确保作物淀粉含量适中,这决定了作物的口感和营养价值。

二、土壤特点:基地位于松嫩平原腹地,是世界仅有的三大黑土带之一,属于长白山余脉,龙脉山山脊,年有效积温教周边地区高出200°C,无霜期延长10-15天,土壤为碱性,生产出的粮食为弱碱性粮食。

三、灌溉水源:用嫩江水浇灌,嫩江是全国仅有的两条国家二级水质河流,水温水质适中,为国家重点保护水源,没有遭到工矿企业污染。比较地下井水更为洁净安全(如今很多地区的地下水已遭到污染,就松北地区而言,地下水抽出来上面就有一层油,并且放了一天后就会变成红褐色,有难闻的气味,水质水源对粮食的品质有至关重要的影响)

使用肥料

肥料为有机肥,由秸秆和猪粪露天发酵,不仅不断改善土地质量,将来推广运行还可以帮助农民秸秆还田,真正达到废物利用,还蓝天如前般洁净。

并非所有的粪肥使用都可以称之为有机肥,禽畜养殖滥用抗生素超标超规的使用,它们的粪便都是抗生素污染过的,这一点很容易被人们忽视,以为使用粪肥的就是有机食品,这种污染过的粪便堪比化肥农药。

基地使用的猪粪,是来源于自己的猪舍,猪宝宝们吃的是基地的有机粮,全程无抗生素与药物使用,它们所产的才能被称为真正的有机肥。

粮食的干燥方式

基地的很多细节和用心也是独到之处,打破了传统晾晒与现代烘干塔的壁垒。传统的地面晾晒,通常是在水泥地面甚至柏油路上。水泥地在湿润和干燥的过程中,会生成氢氧化钙还有碱性物质,另水泥添加剂中的重金属和有害物质都会随着粮食晾晒时被吸入或是附着于粮食本身,对健康不利。

烘干塔由于人为加温不但破坏食物的口感还会损坏粮食的营养价值,基地独有的风干笼,避免了这些危害和影响,并能将粮食的含水量将至极低,因为长期与南方合作,若粮食不够干燥,数月就会发霉变质。

还有一点就是,买海鲜的人都知道,关于海鲜的猫腻藏于水中,一斤螃蟹二两水,花钱买了很多水。同等的一斤粮也是一样不代表纯粹的一斤,需要考虑干燥程度。

锄草细节

基地所有粮食皆为非转基因原始种,并完全使用人工锄草,除草剂很多人并不了解它的危害。

除草剂的危害:我国每年除草剂中毒事故达近百万人次,死亡约2万多人。1995年9月24日中央电视台报道,广西宾阳县一所学校的学生因为食用喷洒过剧毒除草剂的白菜,造成540人集体中毒。本世纪更严重,这样的是事件时有发生。

化学除草剂在人体内不断累积,短时间内不会引起人体出现明显的症状,但会随着累积发生慢性危害,如:破坏神经系统正常功能,(大量的失眠烦躁症状)干扰人体内激素的平衡,影响男性生育力,免疫缺陷症,致使其它疾病的患病率及死亡率上升。国际癌症研究机构根据动物实验确证,广泛使用除草剂具有明显的致癌性。据估计,美国与化学除草剂有关的癌症患者数约占全国癌症者总数的20%。

除虫杜绝使用农药而用赤眼蜂

农药的危害简直多的说不完,我不建议大家买臭氧洗菜机,现在并没有证据说它是有效的,农药很多为内吸性(也就是喷洒后被植物自身吸收)还有油性剂,提高了农药的附着能力,从而起到更好的杀伤作用。

关于包装

我不提倡过度包装,过度的浪费提升成本,我希望有机粮食能用它的健康与美味来得到大家的认可,目前为了压低成本,我选择使用建议的塑封真空包装,给大家发货用的纸箱也都是楼下超市退下来的,环保与实务是现有基础上应该尽力去做的,也最大限度的将一件商品的价格回归到最原始的基础上。

包装,广告,营销,运输,渐渐的已经远高于产品的本身价值,一旦换上大公司华丽的包装,身价就会翻1-2倍,我认为你们没有必要为此买单,就如我自己家吃的粮一样,你的农村亲戚只想给你带去些他生产的好东西,而非包装过的非熟悉的礼品。

此粮为石汣甄选,也许不适合做大家送礼之用,但好的东西本就数量有限,我希望各位能将自己的家庭为最重要的服务对象,有机意识从我做起。你的家人才应该得到你最大的关爱。

而且如果真的是真心相处,彼此也不必为包装过于操心,碍于面子,因为石汣甄选的粮,它们自己会说话。

关于有机粮的价格

很多人跟我说,有机粮的价格昂贵是富人食品,其实不然。有机食品的造价的确高昂。我粗略计算了一下,一个一家三口,购买石汣甄选的粮,全部变成有机粮食,一年的花费也才能到达3000左右,平均下来,每天也只是8.2元左右,一家的主食就可以变成有机食品,一天8.2元是否还贵呢?

如果说所有的食品都切换成有机在现下还做不到,那么能让有机食品占有你餐桌的70%已经会让整个家庭的健康得到很好的保障,虽路漫漫而修远,但荆棘漫道而不阻赤城!

我会尽量用我不断的学习与探索为大家带去安全放心的食品,请各位放心。虽然在经营商如履薄冰,很多人也劝我该去考虑盈利,以期长久发展与延续,但我却认为,目前有机食品尚在雏形,虽然已经陆续不断的出现令人扼腕叹息的事件,但这仍不足以让有机意识在大众的心里生根发芽,所以只要你吃,背些辛苦我是认的,只要保证品质够好,甄选够严格,这路也就四通八达,这事儿也就日渐长青。

其实每次去基地,抵达时间都近中午,所以每次都到基地蹭吃蹭喝,但我有的时候盯着这一盘盘土菜,忽然有种回归的感觉,很多吃了粮的朋友也总与我交流,说每次吃这粮时,都有了小时候的感觉,很久没见过的炊烟,很久没闻到过的香甜,仿佛过去的苦日子成了现在可以回忆的温暖。

我们的国家发展壮大的暴增期也就20年左右,我们的餐桌日益丰富,我们的更加追求美味的调料,但有的时候却有一种吃偏了的感觉,日益年轻化的老年病,有时看着我身边的朋友,不到30开始出现各种以前心里只有大人才会得的病,不仅有些叹息与迷茫,我们到底是怎么了。

我想如果有一天,科技让生活更便利,人与人的交流日渐稀少,我会择依旧如此,甚至走向更偏远的地方,有一处温室种些菜,有一张暖炕驱寒凉,可以自种粮,可以自酿酒,看朝朝暮暮的日月,谈岁岁年年的人生,让孩子们勤四体识五谷,不为盼他们出人头地,只盼他们健健康康,不求他们通达事理随波逐流,但愿他们内心安稳带善安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