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时,我差点犯下大错!

 

诺曦妈妈

华东师大教育学硕士、全职妈妈

育儿路上与你同行

文/捡书博士

(1)

叶枝很害怕自己会患上抑郁症。

问题是从两个月前开始的。老公高俊下班回到家,坐在沙发上,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看报纸或者回书房处理公事,而是若有所思的盯着电视。

叶枝把第一道菜端出来,放到餐桌上。他看着她说:“过来一下。”

叶枝看到他居然忘了换拖鞋,脚上还是程亮的皮鞋。

“我们离婚吧。”高俊说:“她回来了……”

因为窗外还有阳光,叶枝并没有开灯。光线从高俊的另一边照进来,使得靠近叶枝这边有点灰暗,她看不清他的表情。

他只是盯着光洁的茶几,上面有他平时看的商报。

直到门口传过来关门的声音,叶枝才回过神来。自己刚才是怎么反应的?大概是答了一声嗯。

(2)

第二天起床,叶枝把桌上和厨房里原封不动的菜倒掉,脚步沉重得几乎迈不开。

本来性格就比较内向的人,现在更没有了笑容。零零星星的,她回忆起了自己和老公高俊从相识到结婚这三年来的点点滴滴。

三年前,高俊因为发烧,来医院打针。因为生病,憔悴不堪,但是五官依然俊朗。她在他手腕上擦酒精棉,把针头扎进去的时候,看见一滴泪落在他的膝头西裤上。

她轻声问:“疼吗?”

他手撑着额头,说没事。略带鼻音。

应该是那时候就爱上他了吧。

后来,他连续三天都来打针,加上几次偶遇,就这样相识了。

他是一家合企的高管,收入可观,有一百多平的大房子。后来,还给她买了车,对她温柔体贴。虽然这个男人有点工作狂,但除了出差,哪怕是加班到深夜都会回家。叶枝是个容易满足的人,她觉得自己很幸福。

而她自己呢,是本地人,家庭条件一般。工作稳定,在合适的时间组建一个自己的小家庭,就是她的梦想。所以一年后就在双方家长的催促下顺理成章结了婚。她知道自己很爱他,从第一眼就爱了。下班后回家做饭等他的时候心里满满的充实。

是的,充实且心安。

其实一年前,就有过让她不安的事情。

那次是她轮休,高俊吃过午饭提起她收拾好的行李去出差了。叶枝开始做卫生。擦书房桌子的时候,她看到电脑没有关,伸手去关的时候,看到高俊的微博挂着。她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开看了。最近的一条已经是近两年前了。上面只写着:我能怎么样……

日期是他和叶枝在一起半年左右。

再往前看,有一些他和一个女人的合照,看起来是去旅行,各地的风景。两个人笑容灿烂,奔跑嬉戏。下面几乎都有一个叫月晴的女孩评论互动,热恋的感觉扑面而来。

有一条说的是:宝宝,下次你再这样,我真的不饶你啦@月晴。

叶枝没有力气再翻下去了。那是另一个让她感到陌生的高俊。她想像着他们嬉闹的场景,她和高俊从未发生过的场景,感觉他陌生得让她心痛。

(3)

那些照片在叶枝的脑中晃了一夜,令她头发涨。她原本决定第二天一早起来,就打电话质问他的。可当她到医院上班,忙完坐下来的时候,她却只是发了一条轻描淡写的微信:月晴是谁?

高俊过了一个多小时回复:前女友,刚从国外回来。

叶枝便缄口了。

其实从早上醒来,她就一直在心里和自己对话,毕竟他对自己一直温柔体贴,也顾家,钱在卡里自己随时都可以用。叶枝努力消化了好一阵子,才把不安从自己心底按下去。

她不想打破眼前的生活,这是她想要的幸福。

而现在,他一句“她回来了”,就把叶枝三年来的幸福全部变成了幻觉。

他甚至都没有尝试着瞒她。也正因为如此,她更明白他要离去的坚定。

而她,其实一直都知道,他并不爱她。

为什么不能承认这一点呢?说白了,还是她爱得惶恐,并贪恋这份稳定。

(4)

一晃,两个月过去了。

期间,他只给她发了两条信息,一条是:对不起。

另一条是:你想好了就告诉我,我会拿离婚协议书过去给你签。

叶枝从最初的剧痛,到后来的愤怒,再到现在的绝望麻木。不是没想过去挽留甚至去闹,而是清楚这样没有用。他甚至连吵架的机会都不给自己。

近来,叶枝发现自己不太对劲,看身边的一切都觉得与自己很遥远,仿佛自己是另一个星球的人,会飘飘渺渺地想:这些人都在乐什么?这世界明明就像地狱一样,他们都不知道最好的地方是死后的归宿吗?真可怜。

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应该是抑郁,叶枝明白不能这样下去了。

自己死了,高俊也不会再是自己的了。最多会愧疚一段时间,照样会和月晴像微博上秀的那样,幸福着。

真正会为自己伤心的人,估计就只有自己的父母了。想到去年已经退休的父母,叶枝简直不敢去想象,如果自己死了,他们会有怎样惨淡的晚年。

不论对错,是该放手了,对彼此都是解脱。叶枝洗了个热水澡,然后郑重其事地发了一条信息给高俊:我想好了,如果明天有空,晚饭时间过来吧,一起再吃顿饭。

很快信息就回过来了:好。

(5)

第二天,叶枝请了一天假,早早地就出去买菜。

直到洗菜的时候,几乎哼出歌来,她才惊乍地发现自己竟然一身轻松。这个发现,使她几乎热泪盈眶。

是啊,人离开了谁都不会死,除非自己想逼死自己。这两个月来,自己过的什么日子?和死过一次有什么区别?因为神情恍惚,工作中几次差点出问题,被护士长骂,自己都无动于衷,多可怕。

现在心态总算调整好了,她从柜子里找出一对蜡烛。她要做一顿烛光晚餐,为他们短暂的婚姻,道个别。

她要告诉高俊,这三年她很幸福,谢谢你的陪伴,当然也很遗憾缘分这么短暂。

她要告诉他,自己半年前开始备孕,但是你不用内疚,那只是因为我感觉幸福,想锦上添花。

她还要笑着对他说,幸好还没怀上,不然以后可能再光临的幸福都被毁了。

她要对他说,希望我留在你印象里的,全是美好的。

好多话想说啊,感觉像是在埋葬这两个月来的种种煎熬,然后迎接新生活似的。

她倒了两杯红酒,等待着高俊,期待着做为夫妻的最后一次交流谈心,然后各奔前程。

(6)

正要迷糊睡着时,门响了。是高俊开门进来了。

叶枝站起来,拿了拖鞋,放在他脚边。

高俊犹豫了一下换上了。

叶枝点着了蜡烛,把大灯关了。高俊把装有离婚协议书的文件袋,放在桌上,看着温馨的烛光精致的饭菜,露出为难的神色。

叶枝笑笑说:“别担心,咱们再吃个饭吧。你顾虑的话,我先把离婚协议签了也行。”

叶枝打开文件袋,把协议抽出来,浏览了一下就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她看到上面写着房子留给她了,还有车子存款之类的,她觉得这些都无所谓了。

签好后装回袋子,放在桌子一角。

高俊站起来,拿起袋子,犹豫一下说:“小枝。”他一向是这样叫叶枝的。他说:“小枝,非常抱歉,我现在真的没空,要不下次再请你吃饭吧。”

叶枝深吸了一口气,依然展开笑容:“你担心什么,字都给你签了,你肯定还没吃饭呢,反正都是要吃的,不急这一会啦。”

高俊说:“小枝。”他犹豫一下说,“我和她一起来的,她就在楼下车上等我呢,下次再请你吃饭好吗。”

他看了叶枝一眼,把他的钥匙留在桌子上,往门外走去。

叶枝感觉身体有什么东西在细细碎碎地开裂,随着她抄在手里的红酒瓶子砸在高俊头上的一声闷响,身体里裂开的东西也轰然倒塌。

她高举瓶子,红酒顺着她的手腕流到她的手肘,淋在胸口。

酒瓶砸下去,对着倒在地上的高俊的头砸下去,再砸下去。

直到没力气,直到瓶子碎开。

叶枝跌坐地上,看着自己膝盖旁边的高俊的头,下面是一大滩暗红色的血液和红酒。

她清楚的记得,刚才感觉身体里开裂的时候,她闪过好多念头。她感觉自己在咆哮:“为什么?为什么你说走就走,你把我当什么了!为什么最后的道别都不肯成全?为什么即使是过来签协议都要带着她?你俩就那么浓情蜜意难舍难分吗?我就那么的不堪让你如弃敝屣吗?”

此刻,高俊脸朝下躺在她面前,不会有答案了。

直到蜡烛燃尽,屋子陷入黑暗。

叶枝攀着凳子缓缓站起来。

开了灯,一地狼藉触目惊心。她感觉混身无力,头像是要炸开一样。身上考究的白丝绸衬衣和及膝包裙上,全是血迹和红酒。她木然地拖着瑟瑟发抖的身体去洗了澡,换了干净衣服。然后再木然地跨过高俊的身体,拿出鞋子穿上。

她要去父母家,向父母告别,然后自杀。

(7)

晨光中,她一路将车开到了郊外的水库边。

是的,她没有将车开向父母家,她知道自己没办法告这个别。作为独生女的她如何开口?她知道自己做不到,她如此懦弱,懦弱到不敢去想象父母是否经得起这样的打击。她甚至无法去细想为什么就走到了在一步。

她知道自己不想弄成这样,她渴望美好的生活。

就在两周前,她唯一的儿时闺蜜,还邀请她去加拿大,去闺蜜开的私人诊所工作。她也有考虑过,希望稳定下来就把父母接过去。只是,当时叶枝还没有走出那个心结,所以没有细想。

如今,这些都不可能了。她嚎啕大哭,一切都毁了,自己把一切的未来都毁了。上帝打盹时,魔鬼趁虚而入。理智不堪一击。

她把自己27岁的人生,把父母本该平静的晚年,亲手摧毁了。她恨自己。

叶枝闭上哭肿的眼睛,把车缓缓地开进了斜坡,向深水里驶去……

(8)

耳边是什么声音?地狱的钟声吗?

叶枝睁开眼睛,晨光。

她惊坐起来,她发现自己正坐在家里的沙发上。桌上一对蜡烛还全新,饭菜也未动。地上并没有尸体。刚才的声音是上班的闹钟。

原来只是做了一个梦。

还好只是梦,在梦里犯下的错能叫错吗,叫教训。在梦里没有完成的心愿,还有机会去实现。谢谢噩梦。

她茫然打开手机,高俊的信息跳出来:小枝,我临时有事来不了了,明天再把协议书给你拿过去签字吧。

叶枝跳起来,飞快地收拾了行李。

她写了张字条,留下了加拿大那个儿时闺蜜的诊所的地址,她让高俊把离婚协议书寄过去。

她把纸条,压在了烛台下面。

三小时后,她坐在了飞往加拿大的航班上。

机窗外,白云缭绕,光芒万丈。她已经发了辞职邮件给护士长。她想,过一阵子安定下来,她就回国一趟,把房子车子卖掉,把父母接过去。

她想,以后要找一个真正爱自己的人。

PS:

亲爱的爸妈们,公号又又又改版了,为了在人潮人海中一眼认出诺曦妈妈,麻烦将【诺曦妈妈】设为星标或置顶,这样我们才不会走散哦。

感恩一路有你,不离不弃!

-END-

  诺曦妈妈说:

为了增强公号的可读性,诺曦妈妈每天为大家转载一个情感故事,看世间的百态,过自己的生活。

故事我们也是精心挑选的,不喜欢的请不要打开最后一条推送哈,我们标题写了“故事”两个字哦!

作者简介:断十六狼,《知音》杂志副主编,以生产精神鸦片为己任,专业修补人性漏洞,深度解析情感困局。本号微毒,不是生活的必需品,却值得你一品再品。 微信公众号:断十六狼(ID:duanshiliulang)